上一页 下一页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9

很有趣的问题!第一,“时间是永恒的影像”不限于柏拉图或是亚里士多德,很多古希腊的哲学家以及后来的西方哲学家都接受了这个观点。同样地,一元论不限于庄子;上古中国仿佛是没有二元论的哲学家,不过我怀疑到了中世时期大概可以找得到。问题是,我对中国中世时期的历史研究不多。您对宇宙的理解很精彩,谢谢!我同意在中国绘画历史上,时间的表现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之前我的写作中也有一些是专门讨论这个问题的,比方:
“Picturing Time in Song Painting and Poetry”, in Joseph Lam et. al., eds., The Senses of the City: Perceptions of Hangzhou and Southern Song China, 1127-1279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6), 55-72.
“Looking at Ornament: the Red Lacquered Coffin from Mawangdui,” in Martin Powers and Katherine Tsiang, eds., Looking at Asian Art (Chicago: The Center for the Art of East Asia, University of Chicago, 2012), 35 - 52.
自从汉代以来中国的画家创造了各种技法表现物体的行动或变化。有时候主要是让参观者意识到物体特性的不可确定的性质,就是古人所谓的“无形”状态。在汉代的漆器上,“图像”与“空白”偶尔可以转换,人在某一角度观察漆器的图案,可以看到龙纹,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观看,云纹就会出现。到了宋元时期,使用泼墨技法的画家也能够获得类似的效果。看参观者怎么观赏,一笔画可以被解读为树枝、石块,或者墨点而已。这些都是表现出变形或无形的状态。当然还有很多技法可以传达流水的面貌,刮风对树木的效果,或人物行动的视觉特征,不过在这里讨论恐怕还是说不完的。至于柏拉图的时间观的问题,《西中有东》的第九讲大概写得比较仔细。我认为古代希腊人的核心理念是,凡是真实的都不变,而能变化的都不真实。这个教条在欧洲历史上一直帮助维持着贵族统治的社会形势。尼采在《偶像的黄昏》(Twilight of the Idols)一书中的论述特别精彩。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百合娱乐代理开户最高占成 633sb.com 397tyc.com 315sun.com 豪利777娱乐最新最高占成网址
百合娱乐注册送彩金最高占成 万趣娱乐线上最高占成 王者威尼斯1级会员 金沙游戏平台 何氏贵宾会网最高占成
易胜博网站最高返点 t6娱乐正网最高返水 纽约国际开户 ag国际馆开户直营网 伟德游戏官网
腾龙娱乐下载手机最高占成 同升游戏对战 申博备用网址登入 世博游戏游戏管理最高返点 同升棋牌赔率彩金